以後就叫你們「中華台北之光」吧 – 寫在「反東奧正名記者會」之後

好,兩檔節目做完,終於可以好好的講些話了,尤其是今天看完運動選手們開完「反東奧正名公投」記者會之後。

認真說,我現在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著。

回想當初,為什麼組織台灣棒球改革聯盟,站出來與中華職棒球員工會,共同努力透過體制內外推動選手的「暫時失能保險」?原因在於,我們清楚這些選手一直以來並沒有受到單項運動協會好好的照顧,頂著「為國爭光」的帽子,到最後可能賠上的是自己的職業生命,我們心疼,所以站出來為你們爭取權益。

而後,為什麼從2013年開始推動台灣棒球改革,而後在2016年站出來推動體育改革?原因在於我們清楚這些單項協會的結構,就是真正造成資源分配不均,選手無法爭取到應得權益的最終結果,但也清楚運動選手在整個體制結構壓迫下不敢出來發聲,所以我們站出來,挺選手,並且促進協會的組織改革。

國體法修正了,在修法的過程中,選手爭取到更多應得的權益。得獎了,你們被稱為「台灣之光」,擁抱著光環,你們感謝的是師長,教練,家人,我們在一旁鼓掌,共同分享你們的喜悅。

但是到了今天,似乎這些努力都被抹煞了。

我相信你們清楚「中華台北」是個扭曲的存在,我也相信你們清楚,為什麼會使用這個名稱,是因為過去國民黨政府執政時的無能與不作為,造成現在的結果。他們不敢用「中華民國」參賽,但是為了要爭取最後一點國際的存在感,以扭曲「洛桑協議」的敘述方式,對你們威脅利誘,告訴你們說,如果東奧正名的公投通過,將會造成你們無法參賽的情況。

所以你們相信了。你們站出來,反對自己用「台灣」的名字參賽。

多麼可笑的情景啊。曾經你們一個個在新聞媒體上,被人稱為「台灣之光」,頂著桂冠,擁抱奪牌的榮耀,接受萬人簇擁。

而今,你們在記者會上,直接否定了自己當時得到的光環。你們覺得自己被稱為「台灣隊」是政治的,是骯髒的。

我能夠理解,為了自己的運動生涯是否延續,你們會擔憂,你們會覺得自己的師長或者協會的長官所說的都是真的,你們會擔心未來將真的無法出賽。但是你們知道嗎?也許這一切的威脅都不會成真。就算向國際奧會申請正名失敗了,最壞的狀況就是用回「中華台北」的名字。

真正會讓你們失去參賽權利的,是協會,是中華奧會。

因為他們會直接去跟國際奧會說,我們被政治力影響,要我們修改隊名,這是政治干預體育運作,違反了奧運精神,我們希望能夠中止會籍,放棄參賽的權利。

不要以為我講的是危言聳聽,在歷史上,所謂的「中華民國」在奧運時真的發生過兩次這種事,而兩次都是因為我們自己退賽,而不是國際奧會判定我們無法出賽。

而你們自己沒有選擇持續查證雙方的資訊來源是否正確,而是直接選擇相信協會、相信中華奧會的話,然後認為推動正名的組織「是來亂的」「會影響你們出賽權益」。

曾經我以為,我們是站在一起對抗協會,希望能夠推動體育改革的。但是原來這是一場夢。而今夢醒了,我現在真的清楚,你們要的可能不是改革。你們只希望自己能夠存活下去,所以,你們可以容許協會、奧會拿著你們當擋箭牌,容許自己否認掉自己曾經被稱為「台灣之光」的這一切。

也許就像某個選手曾經跟我說的一樣吧。他說,他過去站在改革面,與協會對抗,結果得到的是封殺的結果。現在他回頭跟協會站在一起,就能夠得到過去原有的資源,甚至更多。

但其實你不清楚的是,你這樣做只是讓自己成為被協會眷養的鬥雞。可能永遠都逃脫不了,直到沒有利用價值被踢到一邊。

可笑的是,我們推動體育改革的人未嘗不是如此呢?過去與你們站在同一邊,努力的去透過各種管道發聲,為了不敢站出來出聲的你們,去爭取權益。

近期,某個選手曾經跟我說:「你不應該支持正名啊,你應該要跟我們站在同一邊才對!」但是我無法。因為我清楚在整件事情後面,真正在污名化正名,在打壓選手與台灣在國際體壇地位的人是誰。認真說,我想你們也清楚是誰。

因此我無法跟你們站在同一邊。

我無法容許有人因為不希望我們使用「台灣」的名字出賽就彎腰屈膝,我無法接受未來都要被稱為「中華台北」這個扭曲的名字,我無法接受有人拿刀要脅我們,我們就要一直往後退。現在已經是退無可退的地步了。

總之,我還是會與理念相同的夥伴,持續透過各種方式,推動「以台灣的名字參加國際運動賽事」。同時,也持續的推動體育改革,讓台灣的體育運動產業發展得以健全。但是我會告訴我自己,我做的這些,是為了讓下一代不要再這麼辛苦,走我們曾經走過的路。

但是我會記得今天的記者會每一個出來反對的選手的名字。未來就算你們奪牌,我也不會稱你們為「台灣之光」。因為你們自己也不想要這個名號。

就叫「中華台北之光」吧,那比較適合你們。

(PS: 我希望未來你們不要成為你們的長輩那樣,我不想未來推動體育改革時,要把你們當成需要被改革的那一邊。)